客户/ 投资者/ 从业者/ 研究者/ 求职者 English

123

文章详情
中国原子能事业的“老母鸡”
文章来源: 日期:2009年09月17日

  20世纪60年代,我国原子能事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其中,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在科学研究和输送人才两个方面作出了重要的贡献。该院芸萃了众多著名学者专家,拥有一支素质较高、规模较大的科学技术队伍,他们是科技攻关和培养人才的主力军,为我国原子能科学事业谱写了光辉的篇章。本栏目本期特刊登核工业老领导李毅同志的回忆文选《铺路石》中的有关内容。在此,与读者一起回顾那段难忘的经历。

  李毅(1913~2008),河北枣强县人,1937年毕业于北平师范大学,1935年参加“一二·九”运动,10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初,党中央决定发展我国原子能事业,首先要开展科学研究工作。李毅同志是中央组织部从军队选调到我国惟一的核科学研究机构任职的一位军队党政领导干部。他陆续担任过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现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副所长兼党总支书记,1958年任原子能研究所党委副书记和常务副所长,1964年兼任二机部科技局局长,1980年至1982年任原子能所代理党委书记。1983年离休。

  ●李毅

  走上科研后勤兵岗位

  1955年7月,我在解放军中南军区政治部的干部部办公室里,接到总政治部的电话:“总政首长要你马上来北京一趟,有事面谈。”我赶到北京,见到总政治部谭政主任、肖华副主任,他们告诉我:“中央决定发展中国的原子能事业,从部队要干部,总政决定叫你去。”我感到很突然,表示我在部队久了,不愿离开部队;我在抗战前虽然上过大学,但也不懂原子能。总政首长恳切地说:“现在进入原子能时代,搞好原子能事业是十分重要的任务,而且原子能事业和部队关系还是很密切的。希望你勇于承担,尽快到职。”组织上既然已经决定了,我就欣然接受了任务,马上返回广州交代工作。

  8月间,我从广州搬来北京。总政治部介绍我先到中央组织部报到,然后经国务院“三办”领导和科学院领导谈话之后,便走上了新的工作岗位——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就是后来的原子能所与原子能院的前身)。所长是钱三强,副所长是王淦昌、彭桓武。我到所后,担任副所长兼党总支书记工作。我长期在军队做政治工作,突然转到地方科研工作单位,工作、生活等各个方面都是一次很大的变化,但是随着工作情况的了解和人事的逐渐熟悉,也就很快习惯了。

  人才荟萃

  物理所在1950年5月成立时,研究人员不过十来个人。建所后,由于党中央重视,科学院、高教部的关心支持,以及所领导的积极努力,把分散在国内的和建国后回国的核物理、放射化学、加速器、电子学等有关学科的著名专家学者和留学生,绝大部分聚集在近代物理所;又陆续邀集了一些优秀的年轻核科技工作者,接收了一些大学毕业生。到1952年底,全所发展到116人,其中研究人员51人。1953年科学院将陈芳允为首的电子学所筹备处和数学所的计算机组吴畿康、夏培肃等合并到近代物理所后,改名为物理研究所。1954年到1956年,又有梅镇岳、范新弼、谢家麐、张文裕、王承书、李整武、丁渝、肖伦、冯锡璋、汪德昭等著名科学家陆续回国来所参加工作。当时物理所成为我国核科学技术专家学者荟萃的中心。

  以钱三强、赵忠尧、王淦昌、彭桓武、张文裕、何泽慧、杨澄中、陈芳允、杨承宗等为代表的科学家们,在欧美各国经受过科学研究工作的严格训练,取得过优异的科学成果。他们抱着发展祖国核科学事业的赤诚之心和培养中国年轻科学人才的高度热情,放弃国外优越的工作条件和生活条件,冲破帝国主义重重阻挠,回到祖国,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自力更生、创建我国的核科学事业。他们是我国核科学的开创者和奠基人,是培养国内第一代核科学人才的良师益友。

  “老母鸡”作用

  二机部老部长宋任穷同志在回忆录中写道:“原子能研究所这个基地。在我国原子能事业建设和发展中,特别是对于原子能科技骨干的培养,起到了‘老母鸡’的作用。”老部长刘杰同志也有同样的说法。这是因为“这个基地……逐渐派生出一系列研究机构,并培养出大批日后成为核工业各单位研究生产骨干的科技人才”(《当代中国的核工业》)。

  早在1952年制定第一个五年计划时,物理所把“人才培养”作为四条方针之一,进行了专门的研究讨论,同时开始了系统的培干工作。例如:

  ——开设基础课。由于建国初期,各大学没有核物理、放射化学专业,为了给大学生补上必要的基础知识,所里开办了多门基础知识课,由赵忠尧讲授原子核物理,杨承宗讲授放射化学,朱洪元讲授量子力学,陈芳允讲授电子学基础等。

  ——基本操作训练。全所助理研究员以下人员,都按个人的培训计划,结合工作进行专业训练。对新来的大学生,由杨澄中、陈奕爱等主持进行了若干专题的核物理、放射化学、核电子学的实验操作基本训练。

  ——“手把手”地教。科学家们亲自察看实验记录,在记录上批注,然后组织讨论。这种好的做法后来一代接一代地传下去。

  ——学外语。1952年底1953年初全所掀起学习俄语的高潮,老科学家们都以身作则努力学习俄文,给青年人做出了榜样。以后除了继续学习俄语外,又组织学习德语、法语、日语,以掌握查阅国外文献的工具。

  ——开展学术活动。除了每周举行科学家茶话会外,从全所到各研究室、研究组都组织各种规模的学术活动,全所具有浓厚的学术气氛。

  ——加强思想政治工作。1954年到1955年全所科技人员普遍听辩证唯物主义课,学习马列主义哲学原理,提高思想水平。1954年10月,在青年研究人员中,党支部结合每个人思想和工作实际,组织了“什么是正确的科研态度和方法”“什么是科研工作中的集体主义精神”的讨论和学习。1955年1月所务会议研究通过的年度计划中提出:“着重通过工作培养有集体主义精神和独立工作能力的科技干部,作为进一步开展研究工作的骨干。特别要注意使他们掌握科学工作方法,对于本门学科有广泛而坚实的基础。”全所年轻的科学工作者和大学生们在科学家们的言传身教、亲切教诲之下,通过学习和工作的锻炼,奠定了良好基础。

  国内培养的第一代年轻的优秀科技人才也脱颖而出,其中像黄祖洽、于敏、李寿枬、金建中、忻贤杰、李德平、肖振喜、陆祖荫、叶铭汉、徐建民、林念芸、林传骝、席德明、吕敏、郑仁圻、唐孝威、胡仁宇、孙汉城、朱培基、霍安祥等等同志,就是他们的代表。

  建成“一堆一器”

  1955年4月3日,国务院派刘杰、钱三强、赵忠尧三人为中国政府代表团赴苏联谈判。4月15日,刘杰、钱三强从莫斯科写报告给国务院三办主任薄一波转呈陈云并党中央。报告说:“苏联提出这次对我国的帮助主要有两项:一个是功率为7000千瓦的重水实验性原子堆,一个是可以产生1250万电子伏特的氘核的回旋加速器。”“这两项大设备是建立原子核物理基础和走向原子能工业建设的不可缺少的设备……同时又可以大量训练将来制造与掌握工业性原子堆的人才,围绕着它可以组成一个多种学科的研究中心。总之,这两项设备将使我国原子核的科学跃进一步,同时为发展原子能工业架起了桥梁。”“完成这两项设备的时间,苏方希望越快越好,以便及早能大量训练人才。……为了充分发挥它的作用,这个中心应该容纳500人以上的科学技术人员。”经党中央、国务院同意后,于4月27日正式签订协定。从5月开始在国务院三办副主任刘杰领导下,为新科研基地选点。7月成立建筑技术局,加紧组建队伍及科研基地的筹备工作。8月15日,在北京西南远郊坨里附近确定科研基地的厂址,正式开工兴建。

  实验性重水反应堆和回旋加速器在二机部领导下,在北京市和建工部的大力支援下,于1958年7月建成,加上我国科学技术人员自己研制的重要仪器设备,我国第一个多学科综合性的原子能科研中心初具规模。

【打印】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